微微肖奈婚后缠绵续文 微微一笑很倾城番外篇阅读

微微一笑很倾城

作者:顾漫

春节,是个热闹,传统的节日。
从大年初二开始,家里客人来来往往一波接着一波,微妈脱不开身,只好差遣女儿出门买东西,还冠冕堂皇地说:“今年就要嫁人了,事情都要学着做一做。”
对于这番话,微微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帮忙就帮忙也罢,哪一年过年自己没有在帮着做家务的?为什么一定要提到“嫁人”呢……
然而家里的女眷们显然对这个话题都很感兴趣,对微微要嫁的那一位也很感兴趣,在被团团包围过来的人用问题淹没之前,微微忙不迭地抓了挎包奔出大门。
街上满是红红火火的年味,微微干脆慢悠悠地沿街走去,除了超市以外,很多商店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开门,但是门外的春联儿都寄托了店家在新一年的美好期望。
有一家店的门外,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正在张贴一张海报,贴好了,她退后几步审视一下,仿佛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微微正好走近,便看向了那张粉色的海报,然后顿了顿脚步。
情人节特别活动?
那女孩看微微很感兴趣的样子,就趁机塞给她一张传单,热情地介绍道:“情人节期间我们举行特别活动,可以亲手做巧克力,蛋糕,点心什么的送给另一半哦!喏,这里写了时间的,每天有两场,到时候店里的糕点师会亲自指导……”
情人节啊……
大学之前,因为学习的紧张,微微对这样的节日从来不甚在意,何况所在的中学是重点中的重点,一群对“早恋”虎视眈眈的老师们早就试图将这个节日的存在完全抹杀掉。
大学之后,可能因为老师家长的管制一下子放松了,学生们都百无禁忌起来,送礼物什么的已沦为平常,在女生宿舍楼下当众示爱只能说俗套……
在计算机系,女生本就属于稀缺资源,美貌而且内外并重的贝微微打一踏进校门就成为了群狼眼放绿光的目标,奈何佳人总是对谁都礼貌而不亲热,让人无从下手。
情人节,正好能给人一个理由。
贝微微将情归何处,绝对是她入学以后,计算机系在情人节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肖奈的最终归属?这当然也是热门,但是当事人绝对冷冰冰的态度硬生生地降低了这话题的温度,更何况,一个满是男生的科系,总是对美女的存在比较感兴趣。
可惜贝微微的话题只热门了两年,就被前热门话题的主角给扑灭了,这一扑灭,同时解决了四年来热门的两个话题。
微微宿舍的三人,曾经哀怨过情人节再也没有大量免费巧克力和点心的事实,但是想一想大三大四的情人节刚巧都在寒假期间,实际上也没什么差别。
至于去年的情人节嘛……
那时候,自己是学生正在过寒假,而新一年的工作却早已开始了,致一科技更是忙得如火如荼,这种情况下,肖奈是不可能脱身的。
在他不知不觉的攻势下,微微同意了提早去B市。
到的那天,正是情人节。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微微拖着行李箱背着书包,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走出站台。
本想走向士的站,但是此时手机响起。
屏幕上,那个名字跳着舞,背景是一串串粉色的爱心泡泡。
“……我在等你”信号不是很好,他的嗓音好像来自天边。
上了他的车,开出火车站,一路上,看到的是满街的霓虹交相辉映,一对对甜蜜的爱侣牵着手互相依偎。
微微想起自己仿佛没有准备情人节礼物。
这也难怪,二十年来没有过这个节日的习惯,一下子改过来确实难了点。
偷偷看向肖奈,思忖着这看起来也是个不过情人节的主,应该没关系吧。
车停了,微微发现这是肖奈自己的房子。
“今天先住这里吧,”肖奈一边开了后备箱和车门,下车,一边说道,“我回家。”
忘记说自己已经借了晓玲的地方住的微微看了看时间,拒绝的话硬是没有说出口。
“其它的行李可以放在车上。”
微微想了想,只拎了装洗漱用品的小行李袋上楼。
进了门,微微被眼前的景象一震,若不是肖奈早就接过她手中的行李袋,她怕是会把它失手落在地上。
火红的108朵玫瑰,仿佛一齐在她耳边呢喃着“嫁给我”。
珠光浅蓝色笔记本电脑,自己最心仪的机型……
任谁看到,怕是都会有幸福到流泪的冲动。
但是这两位,都不是平常人。
“……太贵重了。”五位数的价格。
“大部分是你的实习工资。”
“……我没有准备礼物。”微微决定坦白从宽,“唔!”
一个火热缠绵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先是天旋地转,然后旋转着旋转着,天地仿佛消失了……
清醒过来的时候,微微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身上压着气息未定的肖奈。
“我收到了。”他唇角上扬,然后坐起身来,顺手把她也拉了起来。
墙上的钟的指针已经快要指向十点,还有些神飞天外的微微说道:“你今天不要回家了……”
看到肖奈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一下子想明白自己之前说了什么,赶紧补充:“不要回去打扰肖教授和林教授了,反正这儿不止一个房间……”
这一晚,他们很晚才睡。
或许是因为被浪漫的空气所感染,十点多,他们重新走上街头。这个城市的十点多,依旧是灯火辉煌,街上人来人往依旧热闹,他们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挽着手,亲密地依偎,在霓虹的映照下,就这样走着,走着,走了很久,好像要走到永远。
后来,微微把养了很久的那盆仙人掌送给了肖奈,作为补送的礼物,肖奈看到那盆似曾相识的仙人掌,挑了挑眉:“让我每天睹物思人?”
“微微的男朋友,那是厉害……微微?微微?”
微微回过神来,笑了笑表示听到。
“那小伙子我见过,相貌生得真好……”
今年绝对不能忘记礼物了呢……
阳光灿烂的午后,微微推开了那家店的店门。
那个贴海报的女孩正好在店里,看到她,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收取了费用以后指向一扇装饰温馨的木门:“喏,那里是操作室,等会儿糕点师就来了,可以先坐一会儿……”
微微是来的最早的,不一会儿,人渐渐多了起来,有男孩、女孩、也有戴着结婚戒指的人,甚至还有情侣、夫妇,一共十几个人。
先要将大块的巧克力砖切成小块,这是个力气活,大家都把外套丢在了椅子上。微微挑了纯黑巧克力,切得很认真,额角慢慢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基本上差不多以后,把巧克力碎块放入容器中,在牛奶锅中倒入水,慢慢加热到30度以上,把放巧克力的容器放入水中,小心不能让巧克力沾上水,然后把温度控制在35度以下,让巧克力熔化,搅拌时要慢,不能让空气混入其中……
微微好歹是个全能的优秀学生,这样类似于化学实验的过程自然不可能难倒她。
店里提供了大大小小的巧克力模具,已经烘干过,保证没有水分残留。挑了最小的模子,用木勺把巧克力浆舀起适量,灌入模具中,时不时振动一下,防止产生气孔,至于馅心——看着一大堆的糖果、果酱,再想想大神的口味,微微有些犯难,看样子只能用坚果了么……还是不加比较好?
中年的胖胖糕点师走过来,看了看熔化得恰到好处的巧克力浆,点了点头,见微微有些蹙起的眉头,不由问道:“做得很好呀,有什么问题?”
微微正好灵光一现,于是告知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和她想要的材料。
将表面多余的巧克力浆铲平,接下来就是等待巧克力凝固的时间了。
巧克力的制作过程,就像两人的感情,在温水中慢慢融化得丝滑,再缓缓包住两颗心凝固到永久,不温不火,其实是最好的。
B市
中午,肖奈回家取下午会议需要的资料,正好看到有自己的快递。
没有细想,他把快递一起带回了公司。
等会议结束后回到办公室细看,快递的发出地址让他稍稍有些惊讶。
不过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拆开长方形的包装盒,发现里面是一个粉色的,绑上了金色缎带的心形纸盒。
致一科技的员工此时若是误闯总经理办公室,可能会被肖总脸上难得一见的毫不掩饰的温柔笑意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让他的表情如此反常。
拈起一颗巧克力放入嘴里,果不其然是带了苦味的黑巧克力吗,而且别出心裁地加入了——咖啡豆?
“咔哒”一声,门开了,愚公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老三,这个——咦,艳福不浅呐,又是哪个痴心的爱慕者送的?”
说着便习惯性地向巧克力伸出魔爪,但是触手的却是冰冷的桌面。
愚公愣了一愣,然后慢慢地诡异地笑起来:“这是三嫂送的吗?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啊……”
成语用的虽然不确切,后半句还算沾了点边。
这厢,微微开着笔记本电脑,网络连接良好,但她的心思却不在打开的游戏上。
应该到了吧……
因为情人节之故,店里提供的一切东西都是心形的,心形的贺卡,心形的包装盒,心形的巧克力模具……本来想另外选购的,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心形的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是吧……
语音聊天请求对话框弹出的时候,她的心还是额外蹦跳了一下。
“微微,今年我忘记准备礼物了。”
微微不由扑哧一笑,紧张的心情化为乌有。
画面上的红衣女侠和白衣琴师共乘一骑,掠过山山水水,到了一处山峰。
火红的霞光燃烧得灿烂无匹。
落霞峰,永不落霞。
《梦游江湖I》中,给他们留下了太多回忆的地方,现在出现在了《梦游江湖II》中。
“情人节快乐。”
《梦游江湖II》引发空前的游戏热潮,风腾与致一科技合作愉快互利共赢,于是新一年,肖奈又一次被邀去了上海,只是这次不是酒会,而是舞会。
纯粹的应酬,或许令人生厌,但是偶尔,也是免不了的。
“舞会哪,悠扬的华尔兹,翩翩起舞的佳人……”完全陶醉的语气,然后语音一转,变为谴责,“老大,这种好事你从来都是一个人去!”
这是致一科技员工聚餐,在场的人都纷纷跟着起哄,把刚刚洗手回来正想推门的微微吓了一跳。
“嫂子,你说说看,肖哥一个人去是什么居心?”
“哼,还不是想自己独享‘美酒在手,美人环绕’的滋味……”
“嫂子你千万不要放任肖哥……”
“美酒在手,美人环绕”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想到前一年肖奈去上海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微微囧囧不能语,而此时肖奈终于开了尊口:“这次我会带人去。”
安静了一瞬间,然后在场的人炸锅了。
“真的!?”
“带谁去带谁去?”
“是不是还没决定?”
……
一群大男人为了个舞会兴奋成这个样子,让微微继续囧囧不能语,刚好来上菜的女服务生则手一抖,差点把一碟凉菜泼到自己身上。
“肖哥肯定会带最能配合他的人去!是不是,肖哥?”
肖奈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颔首。
“看吧看吧,我就说是这样!”
“那不就说明我比你合适?”
“去你的,我才更合适!”
……
服务生一边上菜一边暗自冒冷汗:这群人的口气怎么这么像黑社会……
然而,争论来争论去,直到临行前一天,大家还是不知道肖奈要带去的人是谁。
第二天,肖奈出发,被留下的众人莫不捶胸顿足哀叹自己人品不佳。
捶胸顿足够了,也哀叹够了,大家开始摩拳擦掌准备揪出那个被带去的人。
但是,统计的结果居然是——
“除了老三,人都在这里了……”
“肖哥居然会出尔反尔?!”
“难不成……肖哥另有什么……嗯哼……安排?”
在场的人虽然都知道不可能,但也都心领神会地猥琐地笑起来。
“找嫂子告状去!”
莫扎他精神奕奕地摸来手机,翻找起号码来。
KO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这时却出手阻止了他。
“干嘛啊你?”莫扎他不解。
“三嫂现在关机来着……”另一边,愚公已经拨出了号码,手机正对着大家,里面隐隐约约传来标准的女声。
“……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可能在上课?”
“……我记得我们系礼拜五没什么课的吧……”
“可能有事儿吧?谁知道灭绝师太会搞什么鬼。”
“比如说,‘洗脑大会’?”
说到灭绝师太,在场的A大计算机系精英们不由都抖了一抖,心有戚戚焉。
“那就拨老三的!”
“你傻啦,老三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莫扎他皱了皱眉,把手机放了回去,看向KO。
KO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
是凑巧吧?
再怎么说,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虽然依旧心存疑惑,大家还是回归座位,压抑着直到欢乐的午休时间。
盒饭还没有送到,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漫长,人没事可干的时候,好奇心最容易滋长——
“我说,就算飞机晚点,老大也该到了吧?”
“再拨一次试试看?”
没有人反对。
过了一小会儿。
“通了通了!”愚公兴奋地打开手机扬声器。
在场的人都屏息静听。
两声漫长的“嘟——”以后,接通,一个声音传来——
“喂?”
全场静默。
那个绝对不可能被错认的女声继续着:“于师兄?”
在场的人都拼命用眼神杀死愚公:叫你拨错号码!
愚公被瞪得寒毛直竖,然而老板娘依旧在那端,虽然人家敬称自己一声“师兄”,但是这个身份摆在那里……
好在微微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只当他是有事找肖奈。
“肖奈现在正好有点事情,等会儿我让他打回去。”
呃,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肖奈现在是有点事情,只不过这个事情……
总不好直说他在浴室不方便接电话吧?
“哦,好。”愚公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应了,直到那边没了声音。
机械地把手机挪到眼前,“老三”两个字不大不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再机械地把屏幕转向大家,以证明自己并没有打错电话。
全场看着那两个字随着电话的挂断而消失,依旧静默。
郝眉身为超级高考大省Z省的高考理科状元,那脑袋毕竟不是盖的,最为迅速地进行了一系列逻辑推理。
师妹接了打给老三的电话==》师妹现在就在老三身边+老三应该在上海==》师妹现在也在上海+老三要带一个“最能配合”的人去==》老三带了师妹去,师妹就是“最能配合”的人
怪不得上午手机关机……慢慢反应过来的郝眉瞪了KO一眼。
说,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他以眼神发问。
KO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时候?
“早上。”
眉头一点点拧起。
老三居然只告诉你……不对,他和你联系过?
“猜的。”
正式员工都在+某老板娘应该没课却手机关机+某老板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出尔反尔==》老板娘很可能和老板一起在飞机上
想通了的郝眉不由郁卒。
为什么自己反应那么慢啊啊啊啊啊?!
比他反应更慢的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过来,彻底泪奔。
“阴险啊阴险,阴险死人不偿命啊……”
“老大,你就这样和嫂子一起享受二人世界去啦……”
我们也想见识一下花花世界的波涛汹涌啊!
以上,是致一科技几乎全体雄性生物的心声。
不过……真的是入他们想象那样的二人世界吗?
忍受着并不舒适的高跟鞋的折磨,微微努力维持着脸上几乎要僵硬的笑容,头上的发饰简直成了如同紧箍咒一般的存在。
事实上,造型师和化妆师还是很给力的,现在的微微只能用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来形容。
让她僵硬不安的是——
这个她并不熟悉的世界。
肖奈不动声色地将环绕在她腰间的手臂略略收紧,让她能微不可见地靠在他身上。
“累?”
“还好。”感觉到他无言的体贴,微微笑道,“没有你累。”
自己只要维持笑容点点头就行了,而以肖奈的性子,要听这么多人说一些基本上没什么意义的话,想必是更累的。
他们都不属于很享受这种场合的人。
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就算肖奈不是什么炙手可热的人物,两人出众的外形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低调。
身材高挑挺拔的俊男美女总是比挺着啤酒肚面目模糊的中年男人和花枝招展的软体动物更引人瞩目。
而且,比起曝光率高得多的封腾,相对神秘许多的肖奈更能引起好奇。
“跳一曲?”
“有何不可?”一直站着的双腿正需要些运亖动。
熟悉的华尔兹舞曲响起,肖奈执起微微的手,下了舞池。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中,他们飘然出尘的姿态尤其醒目,就算一曲舞罢,离开舞池,也吸引着众多视线。
幸而因为之前邀舞的人无一不是碰了个软钉子,所以没有人再来自讨没趣。
“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恐怕真的会被‘美人环绕’了。”察觉到始终不断的,投在自己未婚夫身上的爱慕视线,微微调侃道,“是不是很遗憾哪,肖总?”
“微微。”肖奈略略侧过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觉得‘美人怀抱’比较享受。”
何况,投在她身上的视线也不少呢……
这样想着,搭在她纤细腰肢上的指掌便加上了力度,缓缓游移。
从调侃变成被调戏,还有比这更加惨绝人寰的么?
耳边温热的气息浮动,压低了的嗓音更加充满了磁性,即使隔着衣服也能察觉出肌肉线条的手臂……在在都是蛊惑。
不知是因为香槟醉人,还是出于挣脱无果的羞窘,微微的脸颊慢慢转红。
水晶高脚杯中,金色的酒液泛起小小的波澜。
美酒在手,美人怀抱,在这当下,还能要求什么呢?

微微一笑很倾城番外